您的位置 > 首頁 > 學者聲音 > 【華夏時報網】程大為:參與解決 WTO 爭端的談判,中國要學會結盟

【華夏時報網】程大為:參與解決 WTO 爭端的談判,中國要學會結盟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 | 2019-06-07 | 發布:經管之家

在前不久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背景之下,據外媒報道,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歐盟貿易委員馬爾姆斯特倫、日本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于當地時間 1 月 9 日在華盛頓會晤并發表聯合聲明,以解決全球貿易扭曲問題。三方重申了共同的經貿關切,總結評估了正在進行的工作,同意在此前達成共識的所有領域加深合作,包括其他國家 " 非市場化 " 的政策和實踐、產業補貼、國有企業、強制技術轉讓、世貿組織改革、數字貿易和電子商務等諸多議題。三方聯合聲明還 " 證實了對 WTO 及時啟動事關貿易發展的電商規則談判的支持,以爭取在盡可能多的世貿組織成員參與下達成高標準的協議。" 據稱包括美歐日三個經濟體在內的數十個 WTO 成員國將在本月底宣布考慮啟動談判進程。這些立嘗主張的表達,與中國商務部去年 11 月 23 日發布的《中國關于世貿組織改革的立場文件》中針對 WTO 改革的三大原則和五項主張,有何關聯?醞釀已久的 WTO 改革已在啟動中,它將呈現怎樣的變化走向?誰能真正加以主導?中國的主張意義何在?其如何被各國所接受?面臨未來很復雜局面,中國將如何化解之?

WTO 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經濟系教授程大為博士接受《華夏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要學會結盟。美日歐聯合聲明,就是一種結盟。她強調,WTO 談判的結盟有自己的特點,除了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這樣的大陣營劃分外,更多是議題上的結盟,盟友是變化的。例如,不久前,中國和歐洲等就 WTO 爭端解決機制的改革發表了共同聲明。中國必須要學會錯綜復雜的聯合。

程大為的研究領域為國際貿易理論與政策、國際商務外交、WTO、電子商務、中國對外經濟與貿易關系,1999 年她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的工作人員,參加了 WTO 西雅圖第三次部長級會議。她還曾參加 2001 年多哈第四次部長級會議,之后多次參加相關國際研討會。

未來誰能真正主導 WTO 機制的改革?

針對美國等國家在多邊的一貫表現,她說,二戰后的美國體系是以非歧視性原則為基石的多邊體系,這一體系是美國治下的多邊,無處不體現美國的國際戰略意圖。有學者認為美國遵循的是一種 " 自我利益的多邊主義 " ( self-interested multilateralism) 政策 , 美國只是將多邊框架作為實現其特定國家利益的手段。還有學者認為美國采取的是一種 " 功利性多邊主義 " ( utilitarian multilateralism) 立場 , 即美國將自己視為是重要的行為體 , 不愿意向其他國家做出妥協 , 特別是當它認為其國家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這些評價客觀反映了美國在多邊體系中的表現。美國既是世界上進行多邊合作的主導力量 , 同時又是此類合作的最大障礙之一。現在的規則大多停留在 1995 年烏拉圭回合結束時簽訂的協議,在 WTO 內部,我們常說,這些規則是有四國集團(old Quad countries)主持定的。

因此,程大為說,我們應該看到,傳統上,發達國家在規則制定上更有主動權,也有控制能力。此次 WTO 改革,老四國集團已經密集發出聲音。2017 年 12 月 12 日,在阿根廷 WTO 部長會議期間,美國、歐盟與日本三方部長級貿易官員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在產能過剩以及相關的產業補貼、國企問題,還有技術轉讓問題等方面加強合作。2018 年 3 月,三方再次在布魯塞爾發表類似聲明。2018 年 5 月 31 日,美歐日在巴黎再次發表聯合聲明,對強化產業補貼規則、技術轉讓政策、市場導向經濟的條件要點等方面形成了一些原則性共識,同時表示將在 2018 年底以前完成內部準備步驟,隨后發起貿易談判,并表示要保證 " 關鍵貿易伙伴 " 參加。聯合聲明除了要求加強 WTO 補貼透明度紀律之外,并沒有明確聲明所說的談判是否在 WTO 框架下舉行。2018 年 9 月 25 日,三方部長在紐約發表第四個聯合聲明,顯示已經就相關議題的內部協調取得一定進展。2019 年 1 月 9 日,三方貿易代表又發表了最新聲明。加拿大也又突出的表現。加拿大于 2018 年 8 月 30 日形成了一個題為《加強與現代化 WTO》的討論文件草稿。加拿大于 10 月 24 日到 25 日在渥太華舉行改革 WTO 會議,加方邀請了歐盟、日本、瑞士、挪威、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韓國、巴西、智利、墨西哥與肯尼亞參加,加上東道國加拿大,合計十三方。從加方邀請名單上看,中國、美國、印度和俄羅斯等 WTO 重要成員沒有包括在內。可以看出,加拿大對 WTO 改革的視野更廣一些,能夠團結一些小型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參與。發展中國家也保持了密切關注,其中,中國、印度、馬來西亞等國都發表過聲明和研究報告。

但未來誰能真正主導 WTO 改革?程大為認為,從能力和實力看,發展中國家仍有差距,但發展中國家不應該因此就放棄,而是應該更積極參與。馬來西亞、印度和南非主張,WTO 改革應先解決烏拉圭回合的遺留問題,特別是權力和義務的不對稱性問題。而 2019 年美日歐的三方聲明完全沒有提及這一問題。這說明,在如何改革 WTO 的起點性問題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仍充滿對立。她表示,如何解決這一對立,是爭奪話語權和鋪開未來談判的關鍵。

美日歐本次聯合聲明與中國的核心關切

談到美日歐本次聲明與中國的三大原則五項主張,程大為說,和美日歐以前的大量研究和議題倡議比較,1 月 9 日的聲明,在內容上是克制的,即重點聚焦了主要問題,沒有長篇大論。

程大為詳舉了美日歐本次聯合聲明所關注的問題:

第一類,是美國特別關注的問題,這些問題是中美貿易戰中美國反復抱怨中方的問題。(1)關于非市場導向的政策和做法的關切,部長們總結了各方間加強信息交換的情況,其他市場導向條件指征的識別,并確認市場導向條件的環境是公平互惠的全球貿易體系的基石,同時確認了三方的公民和企業是在市場導向條件下運作的。部長們還確認他們承諾繼續共同努力,包括通過正在進行的 WTO 爭端,維持現有 WTO 紀律的有效性。(2)產業補貼方面,部長們指示各方工作人員在春季前完成相關三方協議文本工作,以便在此之后酌情與 WTO 其他主要成員進行接觸。(3)強制技術轉讓方面,部長們確認他們同意就執法、新規則制定、國家安全目的的投資審查以及出口管制等領域進行合作,并在春季之前對合作情況進行進一步總結。

第二類,有關 WTO 改革方面,包括貨物貿易透明度和通知改革的聯合提案,和發展中國家地位的認定。程大為說,關于透明度等問題,中國也支持這一改革。關于發展中國家地位認定和未來承諾,不是中國一個國家的事情,中國應該和印度等國家共同協商立常

第三類,是數字貿易規則。程大為把這類規則叫做未來規則。她說,未來規則涉及的領域十分廣泛,如全球價值鏈規則、漁業補貼等,但是,美日歐的聲明相當克制,沒有提出廣泛的議題,只是重點提及了數字貿易,應該說,是一個理性的開局方式。

程大為表示,中國的三個基本原則和五點主張搭建了我們未來談判的基本框架。三個基本原則是:第一,應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核心價值——非歧視和開放。這一點是對二戰后美國治下多邊體系的認同,是世界貿易體系可持續的基石。第二,應保障發展中成員的發展利益。發展是世貿組織工作的核心。這一點,程大為認為最重要。" 從美日歐的聲明中可以看出,他們也關注了發展問題,但是,從他們的立場上看,他們是讓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畢業’,不再享受 WTO 原來的特殊和差別待遇,而不是像中國這樣,繼續維護發展中國家的利益。所以,WTO 改革的開局,這個問題談不來,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兩大陣營的矛盾就會再次爆發,從而就沒有繼續談判的可能。這一點,中國應該團結更多的發展中國家去認可。"

但程大為特別提到,這里會出現幾個相關的問題,即美日歐提出的發展中國家的身份認定標準,然后是畢業標準,然后是如何對待不同等級的發展中國家。美日歐的頭號目標是想把中國看作是發達國家,那就涉及到如何設定具體指標。中國的策略應該是,不回避問題,甚至要和更多的發展中國家把問題說清楚,哪些是我們和發展中國家共同的利益,哪些是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不同的,然后,中國要提出一個保全發展中國家整體利益和特別關注了中國特殊性的方案。

中國提出的第三個原則是,應遵循協商一致的決策機制。規則應該由國際社會共同制定,磋商進程應保證所有成員特別是發展中成員的共同參與。程大為認為這一原則是針對規則制定的,發展中國家只有共同參與,才能使未來體系更為公平。

分析比較中國提出的五點主張,程大為說,第一個主張 " 應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主渠道地位。" 與 1 月 9 日美日歐的聲明比較,中方明確提出了維護多邊體制。在歐洲、加拿大的各自聲明和倡議中,歐洲、加拿大和中方在維護多邊體制的立場上是一致的。特朗普政府對多邊體制的態度是矛盾的,他的實際做法是單邊的。雖然美日歐的三方聲明沒有明確說多邊體制的問題,但是,中國并不孤立;第二個主張 " 應優先處理危及世貿組織生存的關鍵問題。" 改革應盡快解決上訴機構成員遴選問題,并將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做法關進制度的籠子,確保世貿組織各項功能的正常運轉。中國的這一主張符合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利益,所謂關鍵問題,我認為包括,烏拉圭回合遺留下來的不對稱問題,發展中國家利益受損問題,上訴機構收到破壞問題,以及特朗普政府推行的保護主義問題;第三個主張 " 應解決貿易規則的公平問題。" 公平,美國也在說,中國也在說,美國說中國有補貼,中國說美國有補貼。程大為認為,這可以討論,但是,雙方要都看到自己的問題,不能 "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第四個主張 " 應保證發展中成員的特殊與差別待遇。" 這一點是中國提出的第二個基本原則的具體措施,實際上,特殊與差別待遇始終是 WTO 的基本原則,不能被改革掉;第五個主張 " 應尊重成員各自的發展模式。" 這一點非常重要。美日歐的聲明中,第一點,實際上就是討論的發展模式問題,強調市場經濟國家。" 最近,我在重讀《哈瓦那憲章》(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ON TRADE AND EMPLOYMENT,HELDAT HAVANA,CUBA FROM NOVEMBER21,1947,TO MARCH 24,1948,Article13)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各國都要發展經濟,重建國內經濟結構。可能是處于一個新秩序誕生時期,這份文件給與了發展以更多的關注,并理解各國的發展模式。目前,全球化的不平衡使世界體系進入風雨飄搖之中,是否可以重溫一下歷史的智慧?WTO 改革,就是要解決全球化不平衡問題,挽救體系危機,要學習 1948 年的現實主義立法精神。"

中國的原則和主張如何被各成員國所接受?

記者問程大為教授,中國的原則和主張如何能被各成員國所接受?她表示,中國的主張有三個特點。第一特點是務實性,正視各國的不同發展階段、發展模式,關注了發展問題,并將發展作為改革的目標,讓貿易為發展服務。程大為認為,過去,WTO 的局限性是過于聚焦在貿易問題,實際上,各國真正關注的是經濟發展,貿易是手段。發展中國家需要談發展問題,發達國家同樣需要談發展問題。這次美日歐主張把產業政策納入到談判的日程,實際上就是在談發展問題;第二特點是緊迫性。中國的改革方案都是存量改革,并不是要顛覆一個體系,而是在改進一個體系,中國方案能解決目前貿易體系中的緊迫性問題,能夠解決危機;第三特點是前瞻性。中國并不排斥對新議題的討論,提出了對中小企業等新議題的關注。

程大為認為,WTO 改革是一攬子改革,不是修修補補,不是針對一個特殊國家制定特殊的紀律。這就要求:第一,所有成員都參與,第二,所有問題都在討論范圍之內。在這樣的前提下,中國需要知己知彼。所謂知己,要知道自己的經濟情況,政策能力,提出自己的方案,除了基本原則和重點關注,要更細化中國的改革建議。所謂知彼,就是要摸清其他國家的立場方案,不光是美日歐的,更包括發展中國家的。另外,程大為強調,中國要學會結盟。美日歐聯合聲明,就是一種結盟。WTO 談判的結盟有自己的特點,除了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這樣的大陣營劃分外,更多是議題上的結盟,盟友是變化的。例如,不久前,中國和歐洲等就 WTO 爭端解決機制的改革發表了共同聲明。要學會錯綜復雜的聯合。最后,程大為還特別提到,要解釋中國的共贏思維。雖然美國不認同這樣的思維,但多數國家是認同的。"WTO 為什么要改革,就是因為過去體制的運行結果是不公平的,是零和博弈。只有能夠保證共贏的體系才可持續。"


原文鏈接:

http://www.myzaker.com/article/5c3fe4b977ac64141500e322

本文已經過優化顯示,查看原文請點擊以下鏈接:
查看原文:http://econ.ruc.edu.cn/displaynews.php?id=15472
京ICP備11001960號  京ICP證0905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4107號 論壇法律顧問:王進律師知識產權保護聲明免責及隱私聲明   主辦單位:人大經濟論壇 版權所有
聯系QQ:28819897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咨詢電話:(010)62719935 廣告合作電話:13661292478(劉老師)

投訴電話:(010)68466864 不良信息處理電話:(010)68466864
澳洲幸运8开奖网app